环亚手机版官网

 
 
平和中的精致——沈阳装备制造工程学校的设计策略 马涛 李颖
发布时间:2008-7  浏览次数:2766
本文原载《城市建筑》2008-03 作者:马涛李颖
 
[摘  要]  本文介绍了沈阳装备制造工程学校设计的过程,以及在这个过程中对设计策略的思考,探讨了城市建成环境中普通建筑平和而精致的表现逻辑和城市工业气质作为建筑地方性表达的一种可能。
 
[关键词]  学校 平和 精致 设计策略
 
 
    对城市中大量的功能性建筑采取什么设计策略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城市环境、业主与领导趣味、工期、造价、材料、施工等具体问题都使这类建筑与城市标志性建筑处在不同的状态,而设计态度将决定着建筑的方向。由于在数量上所占的绝对比例,这类建筑最终还将影响城市的整体品质。
    沈阳装备制造工程学校处于沈阳市铁西区的腹地。“铁西”曾是中国重工业最主要的聚集地之一,城市规划具有近代工业城市的典型特点,工业集中,居住集中,分区而建,水平的城市形态,方格网的道路结构。工厂围墙外往往有着宜人的街道尺度,只是时常跃墙而出的各种管道和空气中弥漫的难闻气味,提示人们这里的工业特点。
    “铁西”在城市形态上的转变几乎是在近几年内快速完成的。主要街道上竖起了高层住宅,大片的居住区占领了已经停产的工厂,城市功能和结构发生了质的变化。空气的味道也随着大批工厂的关闭和迁移而消失。然而,一座城市的工业历史也在随之远去!
    “振兴”为这座老工业城市提供了发展的机遇。装备制造工程学校正是一所为工业振兴培养高素质操作技术人员的机构。学校的原址在城市干道T字形交叉口的西北角。新校区籍此扩建,将北侧的一个工厂动迁,用地并入规划。扩建后学校占地面积达7.8公顷,新建总建筑面积6.3万平方米,加上保留的建筑,用地并不宽松,具有城市中心区学校的拥挤特征。
 
用地与阻碍
 
    项目在现有学校的基础上扩建,但只保留原来沿街的一栋板式教学楼作为校外办学基地,一栋实习车间作为风雨操场,其他建筑全部要拆掉。整个用地被周围的住宅、相邻厂区紧紧地封闭在里边,只在东侧街道留下了一个近200米的开口。相对于城市,用地基本上是内向的。
    关于规划和建筑,校方最初的设想是以一条轴线串起左右的几栋房子,轴线的端头造一个类似美国国会的穹顶建筑。这种预设的形式显然是设计不愿轻易接受的。北侧厂区的动迁也遇到了来自工厂工人的巨大阻碍。有一段时间,由于不能预期工厂还能否拆迁,项目设计一直处于停滞状态。这期间,我们几次想混进厂区,看看未来拆迁时能否有值得保留和利用的元素,但始终未能如愿。项目就在这样的状态中僵持了数月。
 
转换与规划
 
    工厂最终得以拆迁,校方也同意不在形式上对设计作任何限制。这是双重的转机。在缺乏特质和拥仄的场地上,功能的适用往往成为设计的首要思路。
    对一个以初中毕业生为生源的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我们一直认为是与高中类似的一种机构。虽然培养的是职业技术人员,但学生们都十七八岁,还是孩子。游戏是他们的生活方式。早期设计的两个规划方案,有对称和不对称的布局。在不大的基地上,营造出一座功能适用、空间丰富而贯通的建筑群。房子之间以实体或连廊相连,形成游走的空间格局,意图让学生们在行动中体验空间的趣味。但是,这个过程我们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做间操。由于用地较小,群体化的布局方式把室外空间划分得比较零散。虽然校方对这种布局表示欣赏,但中专生课间做广播操需要一个大且集中的场地。最终,我们只好沿用地周边密密地布置一圈房子,围出一块大的操场。几个功能尺度完全不同的建筑几乎是并肩而立,相互间显得紧张而压抑。规划的不足只能靠后期建筑自身的处理而加以调整。好在这些问题是内向的,不涉及城市街道。
    教学楼作为学校中面积最大的单体建筑,自然担负着校方的“标志性”要求。教学楼沿用地东侧城市街道布置,是与城市关系最密切的一栋建筑。由于用地上空高压线的影响,教学楼退后道路红线约50米,而保留下来的原教学楼基本是沿红线而建,街道界面因而有了凹凸变化。从城市角度看,这样的布局是中庸的,它平衡于学校的形象标志需求、建筑的功能限制和街道的空间营造。这样的设计策略是现实的,也是积极的。
 
需求与空间
 
    学校新建筑有7栋,分别是教学楼、图书信息综合楼、实训楼、食堂、一宿舍、二宿舍和浴池。建筑造价上的要求很明确,每平方米1100元。面积要尽量用在有使用功能的房间里,争取最大的使用效率。这样的要求让我们必须约束自己对空间的过多想象。最终只在几个主要建筑的室内争取到一点公共空间的面积。
    教学楼从用地和功能上要分成两栋,南北各一,中间以辅助教学用房相连。这个部分正临城市街道,是建筑的主入口。入口中厅在设计主导下,被中间的一个连廊截成两段,前厅两层,后厅三层。校方曾希望是一个完整的大厅,但连廊的设置是功能化布置的教学楼中一个最经济、合理的功能化选择,也避免了一个常见大厅的空旷形态。在这里,我们也想在室内找回已经失去的理想外部空间形态的一点特征。在连廊上行走,空间是特异的,左右不同的景象仍能给人一定的趣味。
    图书信息综合楼的建设是仓促决定的,由原来规划的两栋建筑合并而成,没有时间去认真思考。一周内完成方案,即匆匆开始施工图设计。入口处有一个很小的门厅,由于同时连接西侧的大小报告厅,所以空间上也有些变化。实训楼的门厅显得工业味十足,空间的关系也比较硬朗。门厅后则连接着一个特大型的实习车间。其他几个建筑基本上是纯功能化的设计。对于这些仅有基本功能需要的建筑,表面上看有限的室内空间是设计主导的结果,但实际上,它是校方对经济性严格要求和宏观主导控制下的一种有限突围。这可能是职业建筑师遇到的多数城市建筑的基本状态。然而,这又是理性的。  
 
形态与地方性
 
    无论处在什么样的城市环境和自身是什么样的功能类型,追求自我建筑的标志性是我们遇到的绝大多数业主的共同愿望。标志能给人一种冲击力,但这种冲击却往往破坏了城市的和谐。装备制造工程学校的环境并不需要其成为一种标志。我们设计所关注的是对用地环境的理解、街道景观的组织、人群活动的规律和老工业城市的地方性特质,这是建筑对城市的真正意义。有关领导第一次看到我们手绘的透视草图就基本同意,这还是让我们感到有些意外。草图画得很平实,建筑也少有冲击力,能够通过,说明领导们建筑素养的提升,当然也得益于当时在场同行专家们的肯定。这样的建筑是城市的需要。
    这两年,我们也在思考建筑地方性的表达。像沈阳这一样一个有近百年现代工业历史的城市,工业气质实际上已经贯穿到城市人的气质中,工业精神弥漫在整个城市。所以,我们一直在研究赋予这组建筑一些工业气质的可能。
    综观沈阳的工业建筑史,可以用平和朴素来形容。毫不做作,毫无矫饰,真实而自然。而厚重的形体、砌筑的特点、深沉的颜色几乎体现在每一座厂区中,甚至像“工人村”这样的工人居住区也不例外。与功能性极强的教学建筑相适应的应是十分单纯而有功能逻辑的建筑形态,这与我们的建筑理念有关,平和而精致的建筑是我们设计的初衷。但这所学校以十七八岁孩子为主体,过于理性的处理可能与孩子的天性相背。最终我们采用了这样的方式:在整体统一的形式下,生活区建筑的处理趋向于活跃,教学区则趋向于平和,而建筑表面都处理得比较精致,局部也增加了一些趣味,带有一点形态操作的痕迹。建筑色彩上是深沉的,厚重方正的形体表面通过磁砖隐示了砌筑的特点。经过这些处理,我们试图维持这里工业区城市肌理的延续性。学校建筑成后,几次徜徉在校园,我们都能感受到一种原区域的工业气质。当然,这与我们长期生活在沈阳的印记有关,外人可能会有不同的感受。
 
平和与精致
 
    在平和的形体关系下,追求情感体验的一种方式是对建筑立面细节的精致营造。建筑外饰面的选择很费些周折。涂料不敢用,大概只有半年的“保鲜”期。石材、玻璃只能作为局部的点缀,造价太高。从各方面看,磁砖可能是最合适的选择。每平方米40元左右的价格,是学校能够接受的。我们和校方再次达成一致。
    磁砖的铺贴在设计上做的很细致。横竖的划分、砖缝的不同宽度、沟缝的颜色等都经过认真的研究。在学校首栋建筑一宿舍的设计中,我们穿插使用了一点涂料。建成半年之后,在其他建筑刚开始施工时,涂料就已经失去最初整洁的外表了。这让我们不得不在后期的设计中,尽量减少涂料的表现。但同质感同肌理的材质让建筑很难产生生动的形式。后期的几个公共建筑中,我们和校方都费尽心思去寻找一些特形磁砖,让建筑更加活跃。可是由于用量太小,没有厂家愿意按我们的颜色和形式去生产。无奈,只得在现有样品中选择。我们甚至几次自行跑到陶瓷城挨家门市去选。后来,校方拿来一款凸形砖,形式饱满,但色彩偏淡,不大理想,也只能将就。货到之后,我们再到现场,发现与样品又差了一截,色彩偏了,而且表面的凸凹很不明显。眼看工期将近,学生们等着开学,只能用它。最终这成为一个很大的遗憾。
    在图书信息综合楼的设计中,我们原想在立面上以石材百叶的形式与平面功能要求相结合,材质上与磁砖也能形成对比。在构造上研究了一段时间后,结合工期、造价与施工单位的意见,无奈取消,代替的是以涂料划分的粗柱。从侧面看虽然还有一定的韵律,但整体尺度已经失调了。图书信息综合楼主入口的上部,原来设想是一块棕红色的磁砖墙面,由于施工的错误,没有机会重贴,环境中少了一块活跃的色彩。两个宿舍上的几块纯色还得以保留,提示出这里学生的年龄特点。
 
业主与施工
 
    至今,我们仍然十分感谢校方领导在施工过程中对设计的尊重,让我们有机会全过程地控制建筑的完成。这一点在这个地区的业主中是不多见的。一宿舍大概先于其他建筑一年时间先建,施工单位在外饰面施工前,向校方说设计的贴砖方式他们做不了,费工费时,太麻烦。在我们和校方的坚持下,最终完成了。坚持,可能也是提高国内施工企业技术水平的一种方式吧。在后期几个建筑的施工中,这个单位承建的实训楼是磁砖铺贴质量最好的!
    由于施工整体水平的制约和我们设计中的疏漏,在建筑上也留下了不少缺憾,比如,灰色涂料颜色稍浅。在我们选样板时确定的颜色,上墙后发现不理想,但已没有资金再去更改。墙上的一些空调百叶未按设计要求制作,导致比例失调。食堂入口处的一幅金属隔断至今没有施工。很多实墙在构图上有些文字的点缀,有些按我们想法做了,有一些没有实施,还有一些被新标牌所打乱。实训楼塔楼的幕墙本来想做印刷玻璃,用几个英文字母强化立面的层次,并形成校园的焦点,最终也没能实现。几处小面积玻璃幕墙内侧的梁板本想刷成灰色,以掩盖埋件的粗陋,终未能如愿。尽管如此,在这个地区和类似的项目上,也算是完成度比较高的建筑了,精致在一定程度上得以上实现。
 
    一组朴素的建筑落成已经快一年了。它悄悄地座落在城市街道的一旁,虽然体量庞大,却也谦和地贴伏在场地上,与周边的住宅、工厂和谐地融在一起。它像这个城市的建筑,这与我们最初的构想是一致的。原工厂拆迁没能留下些许东西,但场地里的几颗古树最终得以保留,学校的历史因为它们而更显厚重。
    来自政府、校方和同行的各种评价都有,有的说很气派,有的说象高等学府,但没有我们构思中平和与精致的评价。其实无论褒贬对我们来讲并没有什么意义。对一个城市中的普通建筑,我们思考并尽力了。
    罗丹说:“一幅美的风景,其动人之处并不在于它呈现的舒适的感觉,而在于它隐示的思想上。”
    平和中精致的追求是一种策略,更是一种对城市的态度。
 
 
项目概况
占地面积:7.8公顷
建筑面积:教学楼 17654 ㎡
图书信息综合楼  10298㎡
实训楼 14080 ㎡
食堂    6680 ㎡
一宿舍  8147 ㎡
二宿舍  6200㎡
摄影:马涛
 
版权所有:沈阳原筑建筑设计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