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亚手机版官网

 
 
郊外风景——马涛的沈阳马三家伯特利堂 杨凌 邱志勇
发布时间:2008-7  浏览次数:3040

本文原载《时代建筑》2007-11  作者:杨凌 邱志勇

[摘   要] 文章以个人视角对马涛近期的建筑作品沈阳马三家伯特利堂在环境肌理、形态表情、粗技施工以及项目过程的应对等方面进行了深入解读。

[关键词] 教堂 地方性 风景
 
    马三家伯特利堂位于沈阳市西北部的近郊区内,用地离开已经城市化的村镇街道不过几百米,却已是完全的农村景象了,而不远处随意建起的几栋多层住宅,却又粗暴地打乱了这一景象。大大小小的养鱼池包围在教堂周围,东北大量存在的缺少特点的普通农宅散落在附近。这是一个无关城市却关乎风景的建筑。
    教堂的功能很简单,主体是一个供信徒在周末做礼拜使用的容纳800人的大厅,附在一旁的有四个房间,牧师休息室、唱师班休息室、小库房和控制室。由于上下水无法解决,教堂内没有设卫生间,这在通常的建筑中是不可想象的。礼拜大厅带有一个二层的小楼座,在大厅内部只设了一部楼梯,而楼座的另一个疏散口借用了钟楼内的楼梯,在二层以一个连廊相通。
    驱车沿土路接进时,教堂是在树丛中渐进式呈现的,并未突然地显露在面前。
    东北农村普遍的环境肌理并不显著,往往呈现出随意的状态,但整体上是水平的和疏密相间的。教堂在体量上有意以不单纯、不完整来与环境对话。初看教堂外部形体的变化有些让人难以捉摸,简洁抑或丰富?似乎不是一下子能够概括的,但形体都控制在对乡村小教堂可接受的概念里。纯几何形体的构成是抽象的,而抽象的形式和单纯的色彩自然地唤起了一种神秘感。
    围绕建筑近距离观看,建筑四个立面是完全不同的表情。但在人视线最多所能容纳的每两个面的组合中,却又是舒适的。这种状态的呈现得益于设计把一个单纯的盒子型功能建筑通过抽拉的方式,形成两层外皮。南侧和西侧是一排柱廊,北侧和东侧分别沿建筑外墙延伸出一片浮墙。教堂独特的形体来自两个因素。其一,用地本身是一个不规则的四边形,其中有两组互呈垂直的边,设计在照顾了场地每个视角的关系后,在建筑上会形成一个成角度的斜向空间,这个角度被设计巧妙地化解在建筑的几个立面中,即保证了建筑内部的完整合用,同时也让建筑的形态呈现出一定的特异性;其二,在设计原始的方案构思中,曾有过一个极简的形态,但这与业主初期钟情的哥特式教堂相去太远,与当地普通信徒对基督教堂的理解也大相径庭。100多万元的全部建设费用毕竟是教民们一点点捐出来的,他们的要求和感受必须予以考虑。设计采取了一个折衷的策略,最终造成建筑的多种表情。
    东南角的极简形态中,可以看出马涛对基督教神性的个人理解,而东南及东侧的柱廊则有意地融入了世俗的成份。“与天主教堂相比,基督教堂更像是一个庇护所,为信徒们提供相互关爱、交流的空间。”① 西侧和北侧的外廊无疑可以成教友们祷告后相互交流、休息和纳凉的一个场所。尺度和细部比例接近当地世俗建筑的一般形态,神圣和世事双重氛围的营造与基督教信义永生的教旨是一致的。从这里可以看到,马涛的设计思路似乎不是创造一个建筑学意义上好的或是有意味的甚至前卫的建筑。他实际上是在以自己和教民对基督教的理解和基督教本身的宗义,创作一个与这种宗义相一致的文本。
    建筑东侧的开窗明显具有朗香教堂的味道,设计是有意为之。早上做礼拜时,东侧随点窗照进的阳光可以很好地营造宗教的神秘氛围,另一方面也可以看作是在向大师表达敬意。
    教堂正面没有通常看到的独立十字架,钟塔正面隔栅和建筑右侧的窗口中隐藏了两个十字架。这样的表达有一种打破传统教堂习惯的可贵勇气。倒是在北侧,一个难以被经常看到的立面上,设计用金属打造了一个标准的十字架,这反倒让我们匪夷所思。
教堂钟塔的形态有点怪。扭来扭去是为了协调建筑与整个场地的关系,这种构成强化了场地的不规则性,让建筑很好地纳入到复合的环境坐标体系中。
    建筑很重要的一个处理是主入口前抬高了1.2米的基座。基座的出现,首先是教堂内部大厅地面起坡自然形成的,而设计的妙用在于籍此让建筑扎入了大地之中。同时也把钟塔和教堂主体置于一种均衡的状态。围合出的空间也因基座上的台阶和坡道的有效处理而成为一个场所。
    2年前,在马涛自己介绍项目方案的文字里,提到了“地域性表达的低技视角”。② 所谓“低技”,他认为在这个项目里更多的是“粗技”,是针对可以预料的初级、粗糙的施工水平所要面对的现实问题。建成的房子仍旧是现代的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砌体填充,再以仿砖的质感饰面,这是现代建筑的一个普遍模式,本身没有地方性可言。尽管外墙模仿的是砌筑感觉,但仍然是作为表皮出现。在100多万元的全部造价下建筑表皮与结构的分离是理性的,而模仿砌筑感却是一种感性的回归,表皮与结构间的界限因而变得模糊起来。错缝铺贴的面砖也一改马涛在其他建筑中坚持使用对缝铺贴而有意避开砌筑特点的作法。对传统结构形式和在小建筑上的可能使用,设计表现出一种理性的姿态。但是这样的意味没有在建筑内外同一地体现。建筑室内的墙面是普通的涂料做法,仅在局部以铺砖装饰。表皮与结构分离后,业主曾经设想将内墙以混凝土装饰板饰面,求得一种纯空间的营造,但这与外表的肌理完全不同,墙体的逻辑更加遭到质疑。马涛最终放弃了这种做法。
    教堂的室内是简单的,也是基于造价原因,室内墙面大部分是白色的涂料,讲台背墙、西侧凹进的墙面以及几根独立于墙面的混凝土柱用外墙的磁砖铺贴,让建筑的室内外有所联系,并活跃起来。层顶天窗的设计基本上是从节约照明费用的角度出发的。采光问题解决后,设计研究了光的方向和表现。讲台背景上部倾泻下来的阳光仍然有某种神秘感,只是阳光投影的尺度偏小,降低了光的趣味。显然,由于功能和经济等各种原因,教堂的室内远不如其外部那么多变和多义。但是,这样的空间是真实的。
小教堂与马涛其他的作品有着一些明显的不同,在其他作品中对所处城市的理性观照而产生的平和而精致的表现,是作者对城市建筑的一种态度。而在这栋小建筑中似乎是对自我压抑已久的一种释放,这倒印证了建筑师的能力。实际上,中国不乏像马涛这样有思想和热情的建筑师,只是他们还少有更多的机会,以至默默却也无悔地工作着。在马涛对当代地方性的思考下,教堂形体的操作使建筑显现出一种多变而又统一的状态,而与马涛其他建筑一致的是厚重的体量、浓重的色彩、玻璃与钢的有限运用以及对磁砖这种在当地最可行材料的熟练处理。
    离开教堂的院子,在远近的几个视野内重新审视建筑与环境,教堂与农房、水池、道路甚至土地非常地融入,可以感受到一种与所在地点和严寒地区建筑的同构特征。
    建筑就如马涛自己在早期所预料的那样,施工上还很粗糙。在外墙砖的铺砖上,有些明显地凹凸不平,在阳光下一些地方显出很不舒服的质感。涂料部分的粗陋和涂料质量的偏低,使这两种材料的对比效果也打了折扣。最遗憾的部分是玻璃和钢构件的效果,由于量实在太小,没有大厂家愿意生产,工艺的粗糙使近看的效果不尽人意。
    马涛原想以低粗技术反应地方特点的设想并没有实现,这在他的文章里曾预计过,而以表皮包装的方式所期图的细部效果也因施工而不能完美实现。在非常缺乏材料与施工技术的中国,建筑师少了很大的自由度。房子的建成度并不是设计本身是否精心细致就能达到的。
    现场与方案和施工图纸对比之后,我们发现了一些其间及与实现的不同。建筑的色彩接近于普通粘土砖,而不是方案中的红色。马涛说这是由于红色劈开砖的用量太小,没有厂家愿意单独生产,不得已而选择的现货。教堂的屋面由一个倾斜的平面变成水平,而在模型中建筑所表现出的完整几何形体已不存在,只在四个立面上以女儿墙的方式完成了形体的塑造,从第五立面看时完全失去原有的形体感觉。这是与业主共同考虑了造价和施工水平后的一个无奈选择。屋顶十字形的天窗也由于结构的原因改成平行的窗带。
    建筑基本建成,环境尚未整治。对于一个中国郊区的小教堂,我们也不应对它的环境寄予过多的期望,但它仍然不失为一处风景。其实,建筑的实现已经超越了自身,而可能成为当下城市郊区建筑未来状态的一个标志。中国有着广大的类似地区,对建筑师们来说,这个领域的创作空间还相当大。
    对于他们未来在创作上更多的精彩,我们有理由期待。
 
注释和参考文献:① ② 马涛.地域性表达的低技视角. 沈阳马三家伯特利(基督教)堂方案. 城市建筑,2005(12):10-13
 
作者简介:
杨凌  哈尔滨工业大学 城市建筑杂志社 编辑
 
 
版权所有:沈阳原筑建筑设计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