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亚手机版官网

 
 
张望与希望——沈阳当代建筑师素描 王强
发布时间:2008-1  浏览次数:4582
本文原载《城市建筑》2007-12  作者:王强
                                                               
[摘  要]  在全球化背景下,边缘化是沈阳建筑师所面临的挑战。本文分析了沈阳建筑师的现实境遇和设计状态,对未来的创作道路提出几点思考,对沈阳建筑师的未来寄予期望。
 
[关键词]  沈阳 建筑师 生存 探索 机会
 
 
   “沈阳”是一座城市,“沈阳”也代表了一种地理上的区位。作为城市,它有着2300年的历史,是全国重要的工业基地和区域性城市。作为地理区位,它意味着东北的中心,也意味着与东部、西部不同的地理、气候和社会特征。从城市的现代化进程来看,沈阳的城市发展领先于西部落后于东部,处于一种中间状态。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独特的历史文化背景,当代沈阳的建筑创作既不同于东部的前卫开放,也不同于西部的地域风情,呈现了一种多元化形态。相对于东部发达地区,沈阳还处在中国建筑创作主流的边缘。
    从当代中国主流学术会议基本不在东北召开,也可以看到一点它的边缘性。
 
■生存与状态
 
    沈阳的建筑师有着一个庞大的群体。他们来自国内多个院校,如天津大学、同济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沈阳建筑大学等。其中生存在国营设计院的占了绝对的比例。国营大型设计院底蕴比较深厚,建筑师有良好的工作和学习环境,是沈阳主流创作的“领路人”;一部分民营设计公司,包括中国首批私营事务所之一的新大陆建筑设计公司,以及都市、大象、华夏、原筑等处在上升阶段的设计公司,这里面的建筑师相对机遇也比较多,但需付出较大努力才能脱颖而出。民营设计公司的建筑师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种奉建筑为职业,作为职业建筑师,他们对市场现象的独立判断以及对最终客户需求的客观解读能力相对较强,也更商业化;一种把建筑当成理想,他们相对创作的空间和自由度更大一些,在尊重市场的前提下,在有限的空间内,追求创新,追求自我主张的实现,他们关注着城市更新的进程,善于发现和解决问题;此外还有一些建筑师生存在小型的建筑工作室和事务所,其中以高校老师居多,他们在把握建筑发展动向的同时更多的是在探索超前一些的建筑可能。
    沈阳的城市建设之路是在几代建筑师的不懈努力下铺就的。在沈阳的建筑师群体中,老一代的建筑师有刘克良、张国才、邓明厚、陈伯超、鲍继峰等,他们在1978年以后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创作出了一批有影响建筑作品,如满洲里国门、辽宁电视台、辽宁省图书馆等。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在最近的十年中,涌现出了王洪礼、赵成中、赵中宇、杨晔、马涛、郭旭辉、康慨、张立峰、尹旭东、毛兵、耿辉、杨胤等一批新一代的青年建筑师。他们在城市发展和更新中做出了努力,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他们的创作思考从简单的构图和比例的推敲转而关注真实建筑的存在,从合理的功能布局转到关注愉悦空间的处理,注重在限制中创作,更多的在考虑建筑与城市的关系。这些青年建筑师处于建筑创作的潮头,是未来提升沈阳整体建筑水平的希望。
 
失落与追随
 
    今天,沈阳建筑师遇到的共同挑战是边缘化。作为地理上的边缘城市,沈阳自然难以成为主流的中心。面对被边缘化,远离中心的生存状态,建筑师极力想摆脱这种处境,他们中的一部分南下、西进(出国)、北上,希望从边缘进入到中心,试图去追随建筑创作的主流,去体验最具前卫性的实验和最时尚的潮流。还有一些建筑师挤身学术圈,努力使自己与主流中心保持一致,希望拥有失落许久的话语权。
    对于这种边缘化状态,建筑师在自己城市的设计中采取了不同的态度。
    对于城市中大量的公共和居住建筑,大多数建筑师多是兼顾现实功利与适当创新,用一种平和叙述的态度去完成。与经济发达的沿海地区和大都市相比,沈阳还处于一个追赶发展的时期,作为建筑师,他们有着忧患意识,在节约城市建设成本上做出了一定努力,尽量控制了“奇、特”建筑的过多出现。因此沈阳在城市转型时期,避免了许多城市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出现过多“建筑垃圾”的问题,城市的总体风貌保持的较好,这与建筑师的使命感与责任感不无关系。
    在城市大量性建筑中,我们也看到一些与城市结合较好的创作。这有赖于一些有识的开发商和建筑师的共同思考。地产商更多的是从商业角度来考虑,希望“高、精、新”的产品出现占领市场,如万科地产;建筑师则是从城市发展与自身创作的角度来有意识的营造出创新适用且顺应时代潮流的建筑作品,如:“富丽阳光”住宅区,建筑师(原筑设计公司--刘国有)更多的是在思考现代风格与老城区历史风貌的协调;“北方传媒”,建筑师(辽宁省建筑设计院--杨欣刚)应用现代的建筑语言探索着大型商业建筑与城市的融合;“地王国际花园”的立面设计,建筑师(沈阳市规划局--毛兵)探讨了在城市中如何处理高层高密度住宅形式的问题等。这些精致设计的出现,为沈阳的大量性城市建筑提出了多种的可能。
    在大量功能性强的建筑出现的同时,城市中也出现了一些具有一定建筑意义的代表性作品。这类创作大多承载了建筑师的个人情感,在满足基本使用功能的前提下用建筑的语言去表达内心的渴望与追求。当代建筑学的理论和实践飞速发展,建筑师职业的高度专业化,使得经典建筑师的意义不再存在。在这样一种情势下,成为大师,创造出优秀的、永恒的"艺术作品"的想法已被彻底抛弃。今天最具活力的建筑师,应该是那些有个人追求的,具有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努力创作满足小我愉悦大众的建筑作品的人们。沈阳的建筑师相对于东部建筑师更拥有一份淡定,宁静和自由的工作状态。通过他们的一些作品,我们可以管窥到建筑师的内心世界,如21世纪大厦(新大陆建筑设计公司--郭旭辉)、沈阳建筑大学建筑群体(建筑师--汤桦)、河畔新城俱乐部(原筑设计公司--马涛)等。
    在追随主流的大势下,还有一些建筑师立足本土,立足自我在执着思考着。他们的作品多是体现地域性和建筑本体性的主题,是建筑师在深入了解沈阳的自然环境和社会文化后,在建筑创作中对建筑文脉的关联和文化内涵的表达。建筑师在业主经济利益和自主的创作中努力寻找着平衡,他们希望在当今文化趋同的社会,找到一条适合沈阳地域特色建筑的创作之路。通过建筑师的一些作品,我们能看到其付出的努力,例如沈飞幼儿园、马三家教堂(原筑设计公司--马涛)、东关教堂(东北建筑设计院--刘克良)、满州省委改造(沈阳建筑大学--陈伯超)等。
 
探索与思考
 
    与处于建筑创作主流的东部相比,沈阳的建筑师有着同样的创作热情和激情,也在思考着创新,但受地域、经济等多方面的制约,他们少有条件去在一些私人资本的帮助下进行自由地,随心所欲的创作,去实现自己成为“大师或艺术家”的梦想。因此脚踏实地,埋头创作应该是当代沈阳建筑师真实的写照。
    在这种状态下,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建筑师富有深度的思考。
    沈阳建筑大学陈伯超教授关于铁西工业区历史保留的研究成为旧城保护的一面旗帜。对于一个城市来说,保留自己的文化特征,并以能够长时间存在的建筑来反映和承载这种文化,才能说明一个城市是自信的。陈伯超认为在工业区改造中应该重视旧工业建筑的文化价值与经济价值两方面因素,探索如何在这一地区的建设过程中,使它的文化价值和经济价值得到充分的体现,使沈阳城市建设的品位得到进一步的提升。他们通过沈阳低压开关厂的总体改造,为铁西工业区的保留开发提供了有益的理论基础。
    沈阳原筑设计公司马涛对于城市地方性的思考成为一种可贵的探索。在河畔新城等项目的创作中,建筑师不拘形式,远离传统风格,通过厚重、粗犷、大体块和具有体积感的建筑,体现了北方人的性格特征和审美情趣以及严寒地区的气候特点,运用暖色重彩满足沈阳人的心理需求和习惯,同时在设计中注重建筑的本体性,添加了工业气质中的人文要素,体现出城市的特质,对沈阳的地方性建筑创作进行了有益的尝试。
    沈阳都市设计公司康慨关于清水混凝土新技术应用的思考在技术上为创作开辟了一条新的出路。建筑师在辽河美术馆项目中,运用了现浇清水混凝土这一新技术,探讨了展示建筑形式的多种可能,力图通过建筑作为一个传播生活方式的媒介,建立起艺术与人们日常生活之间的新关系。
    沈阳新大陆设计公司郭旭辉关于城市设计的思考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建筑师在铁西新区规划展示馆设计中,立足于城市,在表达标志性与时代感的愿望下,建筑色彩突破常规,采用重色,通过外部形体的丰富变化来组织内部空间,建筑表现出强烈的创新愿望。
    辽宁省建筑设计研究院杨晔关于建筑与城市肌理的思考非常具有理性。在沈阳市图书馆及儿童活动中心设计中,建筑师从传统城市肌理中发掘和提炼出规划设计的构思,使无序重新归为有序,作为设计出发点,用平和内敛的创作手法尝试大型公建项目的标志性表达。
    建筑师的这些有益思考和优秀作品的涌现,提升了沈阳的城市品位,也推动了建筑创作繁荣向上的发展。总体来说,沈阳的青年建筑师在张望主流文化的同时,在创作中试图创新,但不够“标新立异”,也试图融入地域特色,但不够“乡土”,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他们的思考必须建立在城市社会经济现实的基础上,受到了多方面的制控。
 
边缘与机会
 
    边缘意味着一种更少有的状态,也意味着机会。边缘化使沈阳处于劣势,但同时也为建筑师营造出了相对宽松、自由的创作环境。在张望的同时,沈阳的青年建筑师应肩负起为城市建筑文化的未来选择方向的责任。因为一个地区建筑自身的跃升,作品的突围寄托在一批以建筑为理想的建筑师身上。
    作为建筑主流文化边缘的当代沈阳青年建筑师,在出世与入世之间徘徊。他们在坚持,也曾迷茫,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希望也看到了不足,走出一条有意义的建筑创作之路还需要他们不断的思考与探索,。
    我们期待青年建筑师对前卫与实验性建筑的有益实践。前卫建筑师和实验建筑师用他们独到的建筑作品从设计观念、设计思想及设计手法等诸多方面对传统建筑设计观念及意识造成冲击,推动了建筑业的发展。沈阳还缺少表达前卫和新锐创作思想的实验型建筑师。近年来国内和国外有影响力的建筑展中,东北地区的青年建筑师是缺位的。相对于“新鲜建筑”不断出炉的上海、苏州、宁波等东部发达地区而言,沈阳建筑师在创作思想、新材料、新技术、新形式的应用等方面同东部发达地区相比还有差距。改变这种境况,需要一批青年建筑师在思想上与国际接轨,跟紧时代发展的脚步,体现创作的独特性。前卫与实验建筑的真正意义,应是预示进步的建筑未来,所以建筑师要杜绝“把玩建筑“的心态。
    同时,青年建筑师的主体创作要跟紧主流。随着全球化进程的推进,各种现代思潮和多元化艺术倾向涌入中国,中国建筑师也开启了差异化、多元化的创作视野。追随主流是许多青年建筑师的愿望,但学习的同时青年建筑师还须加强自身理论素质,须融会贯通,避免出现一些创意疲乏,盲目模仿的建筑作品。建筑师也应该认识到沈阳的城市建设需要前卫创新的建筑来指引方向,但多元的现代建筑形式还是应该作为城市的建筑主流。
    生态与可持续发展是建筑师的一种社会责任。中国自古就有"天人合一"的创造环境和改造自然的哲学思想,随着时代的进步,生态技术在建筑中的应用越来越广泛,“绿色、环保、节能”概念的新建筑不断涌现。作为走在创作前沿的青年建筑师,在建筑创新中应融入生态技术和可持续发展观,以达到建筑与自然的和谐共生,这是一种责任。
    在当今数码时代,设计方法的改变带来了全新的建筑形态。一个勇于探索的建筑师应该着力关注并推动建筑设计在工程技术和艺术审美两方面的创新与实践。一种建筑思想出现与发展需要一个时间的累积,而在科技飞速发展的数码信息时代,现代建筑的飞跃多是基于新材料和新技术的应用而得到质的提高。我们在惊异于盖里、哈迪德等建筑大师作品的创新和突破时,更感于新的结构体系、新的建筑材料、新的施工技术、新的设计辅助工具所带来了设计观念和思想的转变。在科技发展的今天把创新的建筑作品最终转化为实施产品也是当前沈阳青年建筑师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立足本土,在创作中注重地域性的表达是沈阳青年建筑师更可行的一种设计态度。现在许多建筑单纯从造型、比例、尺度和色彩的雕凿来看尽善尽美,但与环境结合多是令人失望,缺少地域的标识性,多为一些“放之四海皆准”的作品。在文化趋同的时代,建筑师在地区的传统中,来寻根并发掘有益的“基因”,注重文脉,尊重环境,善于创造一种过去和现在共存的环境,更多地表现出对传统和历史的尊重。以场地文脉作为设计的出发点,运用批判的地域主义,研究场域的空间特质和建筑的本原,探求和谐的设计原理和空间形式,与现代科技文化相结合,使现代建筑地域化,地区建筑现代化。对沈阳建筑师而言,近百年的城市工业文明历史应是他们创作时取之不尽的源泉。
 
    “世上本没有路,人走的多了也就成了路”。建筑创作没有捷径,它需要青年建筑师在张望中去思索,通过实践去提高。虽任重道远,但值得我们期待。
    沈阳建筑师的张望是一种状态,但张望中存在着希望。
 
 
参考文献: [1]刘克成。东张西望。时代建筑。2006。(4)
[2]王东。西部年轻建筑师的凤凰涅槃。时代建筑。2006。(4)。
版权所有:沈阳原筑建筑设计有限公司